颜狗是我,我是颜狗!!
天呐!!!!!!con6把我萌坏了!!!!!明明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狗粮 我却还是高兴地吃吃吃!!!!!
 2017-07-03
 2016-08-10
没有什么能够永垂不朽,正因如此才需加倍努力。LGD加油吧!
 2016-08-05

晚风乍起

表白头像! 方士谦觉得自己最近有些不对劲。他摘下耳机,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看着面前的电脑发呆。他不想训练。微草前队长林杰曾说过他,不能太自由散漫了。方士谦挠挠自己的头决定起身去外面透口气。方士谦正站在训练室门外发呆,便看见微草经理来了。方士谦点点头权当打招呼了。经理十分热切地迎上去,问:“士谦,你们队长在训练室里吗?”他?我还想知道他在哪儿呢。方士谦咳嗽了一声说:“没。你找他什么事吗?”经理皱了一下眉毛,喃喃道:“你们队长平时不是老呆在训练室吗?怎么这会儿正要找他反而不见了?是这样,我们给他接了个广告,明天去拍,今天想来通知结果没看见他,你记得到时候帮我跟他说一声哈。”说罢经理便走了。方士谦摸了摸口袋,发现口袋中竟还有两颗薄荷糖,他心情不怎么好地剥了一颗扔到嘴里。冰冰凉凉的口感让方士谦一个激灵,然后他摸摸自己的鼻子,向宿舍楼走去。 方士谦在王杰希的房间前站住了,不知道该不该敲门。正在方士谦举棋不定之际,王杰希将房门打开了。方士谦正举着手犹豫该不该敲门,便看见了王杰希的面孔,一大一小的眼睛把没有丝毫防备的方士谦吓了一跳。真尴尬。“前辈?呃……有什么事吗?”王杰希见到方士谦也有一些意外,出于礼貌还是问了一句。“没没没,呃,不,有事。”方士谦s的眼睛不时瞟向王杰希的房间内。王杰希点点头示意他继续。“你今天为什么没去训练?”方士谦将口中的薄荷糖从左腮帮顶到了右腮帮。“最近总失眠,今天就请了个假去看了看医生。”王杰希回道。他觉察到了方士谦落在他房间内的视线,微微晃了晃身。方士谦闻言扫过自家小队长的脸,常年不怎么见太阳的白皙皮肤更是衬得他眼底的青色十分显眼:“这样啊。今天经理来找你,你不在他就叫我通知你。他们给你接了个广告,明天去拍。”王杰希点头:“知道了,谢谢前辈。”好了,事情通知完了,方士谦却还不想走。王杰希见方士谦居然还没走,又问道:“呃,前辈还有什么事吗?”方士谦靠着门,将口中的糖咬碎,含糊不清地说:“我这么远来特地通知你,你就要我站在外面?”王杰希嘴角微抽:“从训练室到这才200多米,不算远……”方士谦向王杰希挥了挥拳头。王杰希只好要方士谦进屋。方士谦一进屋便大刺刺地坐在王杰希床上,向王杰希招手,示意他过来。王杰希无奈,就只好坐在方士谦身边。方士谦一摸口袋,嗬,还有一颗薄荷糖。他剥开糖纸,递给王杰希,王杰希却拒绝了。“我不吃糖。”方士谦侧头看了人一眼,趁人不备时飞快地将糖塞到了人的口中。“偶尔吃糖也不错。”方士谦摇头晃脑。王杰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音节,然后问道:“前辈还有事吗?”方士谦站起来,环视了屋子一圈:“没,没事了。看到我家小队长没什么事就放心了。”刚打开门,方士谦又忍不住回头叫了一声:“王杰希。”“嗯?”王杰希抬头看着他。“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方士谦在王杰希的目光下狼狈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方士谦抿着嘴打开了自己房间门,心中有些挫败。还是没有将那句话说出来。方士谦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晚霞还犹自留在天边,几乎像是要燃烧起来似的,看起来气势磅礴。街灯还未亮起,但已有些商贩开始亮起了霓虹灯。忽然晚风吹起,树叶话啦响动。清爽的风将初夏傍晚的热气吹散。门被敲响了。是王杰希。王杰希走进来,手机还端着什么。看到方士谦疑惑的眼神,王杰希解释道:“他们说你没吃东西,就给你带了点儿。”方士谦双眼一亮,忽然笑了:“我喜欢你。”王杰希手一顿,也笑,回道:“我知道。”然后他又补了一句:“我也喜欢你。”“我知道。” 晚风乍起,恰似情起。 王杰希在回应方士谦带着凉凉的薄荷味的吻时,脑海中突然蹦出一句话,酸的要死的一句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2016-04-24

[伞修]愿荣耀长存

•叶修伞哥沐橙三人组……勉强打个伞修tag吧[被打]•前面根据巅峰荣耀稍微改了点•私设山不倒 bug满地跑 捉虫要趁早 欧欧西大法好~ 1.叶修经过陶轩经营的网吧门口的时候被人拉住了。那人叶修认识,上次在街拐角的那家网吧跟他PK输了,输得好惨。那人拉着叶修说,小子,我这回找了个高手,你跟他PK试试,能赢算你屌。叶修一听却摆摆手,大哥,第一,叶修伸出食指晃了晃,我是个未成年人,按国家法律规定我进不了网吧;第二,他又伸出了中指,我没钱了,想进也进不去。那人有点尴尬,可是人家高手已经等着了啊。叶修吊儿郎当地回,这么着吧,你请我呗。那人一听急了,哎哪有你这样玩儿的,你这明摆着是自己想去玩怎么能我请客呢?就这时候陶轩出来了,看门口站俩人,就问,你们这是干嘛呢。那人就把事情跟陶轩讲了一遍,陶轩一听也来劲儿,怂恿叶修,我是这家网吧的老板,你跟那高手决个高下,我不收你钱。叶修点点头,那行。就进网吧去了。 2.苏沐秋在电脑前干坐了会,见那个传说中的技术还不错的还没来,有点儿坐不住了,在电脑前探头探脑,然后就看见那哥们儿和网吧老板领着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过来了。苏沐秋冲那哥们儿挥挥手,说,老板你怎么带了一个未成年人进网吧了?陶轩佯怒,说得好像你是成年人一样。苏沐秋挠挠头笑,哎哟差点忘了。叶修在苏沐秋面前站定问,开始?嗯,开始吧。苏沐秋点点头。叶修开了台电脑,撸起袖子,突然有点懵,什么游戏?他转头问苏沐秋。苏沐秋点点头,不是你定么!我只负责打,什么游戏我都不知道。叶修无语。苏沐秋一拧眉毛,算了算了,那就dnf吧。叶修边开边随口问,你这没给它写外挂吧。苏沐秋嘁了一声说,我写的外挂都是要卖人的,再说我这技术用不着外挂。叶修点点头,那行,开始吧。陶轩和那哥们儿一人一边看得津津有味。因为是网吧,所以高手之间的对决自然会吸引来很多人观战,一时间网吧里一片叫好鼓劲儿的声音。 3.苏沐橙领着饭盒走到网吧里面,被众人大喊大叫的场面吓了一跳。一钻进去发现果然有自己哥哥。她问边上一个熟悉的人,怎么这么大阵仗?那人乐呵地说,你哥这次遇到高手了。高手?比他还高的手?苏沐橙不服。啧,差不多高吧,都挺厉害。那人看得目不转睛。终于,一场战斗结束了。叶修赢了。苏沐橙终于逮着个机会,把饭往苏沐秋面前一搁,没等苏沐秋说话就先开口了,哥,这是午饭。苏沐秋看她一眼,点点头说你先吃。叶修一个人被晾在一边儿有点尴尬。摘了耳机,被苏沐秋叫着了,一起吃?叶修想,反正自己也没钱了,不如就蹭一顿好了。也就没拒绝。等吃完了饭苏沐秋又提出要再来一把。叶修答应了,结果这把赢得有些困难了。等打完了,他瞄着苏沐秋想,这小子有点可怕。殊不知苏沐秋也这么想他。就这样邀请,PK,邀请PK的,就到了傍晚。叶修伸了个懒腰说我得走了,在不走就赶不到我那窝咯。苏沐秋有点舍不得,说你家在哪啊这么早就要走。叶修摇头,我那地儿算不上家。苏沐秋没说话。末了还是忍不住说了句 明天能来不?能,你请客不?叶修站在门口看着苏沐秋。苏沐秋一脸肉疼,还是点了点头,行。 4.叶修跟苏沐秋混熟了就开始往他家跑,顺带着也就眼熟了苏沐橙。没过多久《荣耀》就开始宣传了。海报,视频叶修和苏沐秋都相继看了,跟陶轩,三个人都叽叽咕咕地说,看着阵势,估摸着游戏应该还不错。真的不错。《荣耀》一开服,苏沐秋就跑到叶修面前说,整个人都燃了有没有,头儿一次玩这么高端的游戏,还帐号卡呢。叶修白了他一眼,没出息。苏沐秋顾自摆弄着电脑,行行行你有出息,结果还不是来网吧鬼混了。叶修说,算了,哥今天心情好不跟你喷垃圾话。叶修弄了个战斗法师的卡,苏沐橙吵着要给他起名字。叶修没同意,睨了她一眼,你能行么?苏沐橙不高兴,我怎么不能行了?苏沐秋也护自己的妹妹,我妹审美可好了。叶修没办法,就说,那行,你给我起吧。苏沐橙眉开眼笑,飞快地把“一叶之秋”四个字敲了上去,然后按了确定。叶修瞄了一眼名字,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苏沐橙再看了一眼,喊,哎呀坏了之字错了!叶修转头对苏沐秋说,看吧,这就是你妹。苏沐秋不好意思,顾左右而言他,快帮我看看我选哪个职业比较好。叶修啧了一声,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还纠结这个。苏沐秋怒,我这叫选择困难症,你懂个卵子!苏沐橙在旁边出主意,哎呀这种事情我不是教过你嘛,闭着眼睛点一个就他了。苏沐秋一脸黑线,其实你们才是兄妹吧。 5.叶修技术好得飞起,是《荣耀》里人尽皆知的高手,苏沐秋就少微差点儿,毕竟他志不在名声,他只求努力研究《荣耀》里的商机能够赚钱就够了。叶修倒是没有笑话苏沐秋势利眼儿,只是跟他说,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就尽管说,毕竟一个孤儿还要带个妹妹肯定过得不怎么好。苏沐秋也确实没怎么跟他客气。叶修看着自己被扒得只剩件儿武器的“一叶之秋”久久无语。苏沐秋转起钱来真的很拼。有时候叶修在苏沐秋旁边,看着苏沐秋在竞技场里没打多久就煞有介事地在一个小本子上记上两笔。苏沐秋还在某宝开了家网店,什么代练打黑赛卖装备他都干。时间久了叶修也被熏陶得有点掉钱眼儿里了,开始跟着苏沐秋干,渐渐的某宝的那家店也就出了名,好评不断。苏沐秋看着店里的生意日渐红火,心里高兴,就拉着叶修和苏沐橙去撸串。到了店里苏沐橙高兴得不得了,点了好多东西,然后拍着苏沐秋的肩膀笑嘻嘻地说,你们可劲儿点,点了算我哥的!苏沐秋一听这话翻了个惊天大白眼,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呀。叶修在一边吃得高兴,苏沐秋硬塞给他一罐啤酒,苏沐橙吵着要,苏沐秋没办法,只好塞给她一瓶橙汁。苏沐秋开了啤酒,碰了碰叶修的罐子,又碰了碰苏沐橙的瓶子,自己先抿了一口,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儿是年三十吧?叶修说是。苏沐橙看着叶修说,你不说两句?叶修没办法,清了清喉咙说,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说两句吧;这些日子以来,我觉得我大概找到了属于《荣耀》的家人。苏沐秋一脸黑线地说,废话,你去网吧的钱都是朝我借的,还没还呢。 6.出了店子,就只有苏沐橙一个人是清醒的了,另外两个醉醺醺地,勾肩搭背地走在一起,就是不说话。苏沐橙抬头,看见轻盈的雪花悠悠飘下,落在每一处暴露在空气中的地方,没有风,一切有些安静的过分。寂静的夜,街上并没有多少人。苏沐秋和叶修也抬起头,痴痴地看着天空飘雪,很专心。 7.苏沐秋突然就哭了,起先是安静地自己流泪,到后来就控制不住了,呜呜地哭起来,嚎啕大哭。叶修似乎清醒了很多,抱着苏沐秋不说话。苏沐秋哭得厉害,哽咽着,说话模模糊糊地,可苏沐橙和叶修都听清了,他说,荣耀……荣耀,会好的,会好的。苏沐橙没听明白,可叶修明白啊,叶修回答说,是的,荣耀啊,不会不好的,荣耀啊,长存!苏沐橙被叶修突然大声喊的话给吓到了,一转头,发现叶修也哭了。 -FIN.
 2016-02-01

【霸图F4】我看到了究极

食用说明: △霸图F4无cp向 △一只中二(bu)钱包的视角 △和狼仔sama一起开的脑洞u ———— 我是一只钱包。 这一天,我感受到了来自我灵魂深处的召唤——那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于是我摆脱了我的主人,翻过重山,越过峻岭,趟过小溪,游过河流,跨越了大半个中国,我,来到了Q市! 然后……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然而,正当我迷茫之际,我听到了很大的一声巨响——“扑通”。 什么情况……? 我暗搓搓地向声源跑去。 哦凑!我我我看到了什么?! 噢,我看到了究极! 是的,请想象一下。一个大广场上,数以百计的人们跪在地上,双手将我的同类高高举过头顶……真是让人爆发中二病的好场景呢。 有趣的来了。 那些跪着的人都是朝着一个方向。众人的前头,正是一个匪气十足的男子。 那个男人长着和我一样的脸。因吹思婷。 他旁边放着一个麻袋,已经鼓鼓的了,不知道装了一些什么东西。 等等!结合那些我的同类与这个长着和我一样的脸的男人,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钱包王?! 这时钱包王指了指麻袋,那群跪着的人类排着队将我的同类扔进了袋子里。 本着好奇赛高的原则,我跟着跑进了麻袋里。然后我踩着我的同类开始偷窥起外面的世界。 当我伸出脑袋时,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噢漏——谁来告诉我,那个留着粉色头发扎着小辫儿头顶还有一朵fa的人型生物是什么玩意?在线等,急!那真的是人么是人么是人么?为什么TA的头顶会长fa?!我记得脑袋会长植物的只有慢羊羊啊?! 正当我处在震惊中无法自拔时,我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只见他推了推眼镜,对钱包王说道:“这是第350个,收了回霸图。五点要吃饭,六点还要继续训练,七点新闻联播要开始了,我要对手表。” 人型闹钟??不……应该是秘书吧??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然后就来了一个看起来挺斯文的一个人,带着眼镜,有一股书卷气。 他张口就说:“这么多钱,霸图活动经费不用愁了呀。可不可以给我一点钱,这样我就可以给方大大买卫生巾了。” 啪,这是打脸的声音。 我收回我的上上句话。 在然后我听到了警车的声音。 再然后,钱包王以及其他三个不正常的都被警察抓了起来。 我听见那警察说:“丫胆子很肥啊,蹲地铁口收钱包,没人告诉你们分分钟进局子啊!” 丫抬头看了一眼钱包王。 扑通。 哇,他的钱包款式so老气。 然后我眼前一黑,蛋,麻袋被系口了。 我就顺理成章地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装着的好几张毛爷爷已经没了。我有点方。 来,一起为我那远在天涯海角,估计还在想我(装着的毛爷爷)的主人默哀三分钟。 —The end— 感觉黑了一把这四个 是粉不是黑 是粉不是黑 是粉不是黑 好吧 粉不如黑…… 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 谨以此文 献给我 从没鼓过的钱包/\ 吃土的我该如何面对土豪/\
 2015-12-20

找个师父u

想找个师父带我混dnf的语c 这儿是个戏渣 尤其是打戏OTl自我介绍一下圈名 晓憎圈子 全职 dnf 现原入圈并没有多久 努力学习中u希望能有师父带带我啦 谢谢(鞠躬) 占tag抱歉
 2015-12-13

今天1111(这棍子多的我看着都害怕✿

ฅ ฅ今天是九点水的生日hhh我突发奇想来了个脑洞 ฅ ฅ我其实就是想来诉苦一下的(毕竟单身狗 ฅ ฅ很短的(我有病憋打 ↓ 今天是九点水生日,联盟众人发来贺电。 内容如下: 工皮寿生日快乐啊快点找个人嫁了吧~ 九点水并不生气,只是笑笑,回复道:知道了,单身节快乐啊,告诉你们,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微博都炸了w 不过江副队有小周了(虽然还没公开),然而联盟的单身狗都表示: 果然,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
 2015-11-11

【叶蓝】咬着pocky不放口✿

ฅ ฅ闲来没事摸个鱼x把好久之前的pocky拉出来溜溜 ฅ ฅ论坛名瞎起的,别在意这些细节…… ฅ ฅ总觉得ooc了 小蓝貌似腹黑了?(你          ↓    荣耀论坛里有一个版块,叫“日常玩不坏”,是一个专门供平时喜欢一些小测试,小萌梗的妹子们(或汉子们)耍的地方。  里面各种各样的水帖数不胜数,比方说,反手摸肚脐的统计咯,酒窝夹笔盖的各种晒出来的图咯……说白了就是一个集得瑟为一体的版块,很拉仇恨。其中有一个帖子,非常火。原因嘛,很简单,帖子内容就是要求大家把很流行的pocky梗跟同性玩一玩,顺便晒晒照片。聪明的你一定已经猜到此帖为什么火了——这么红果果的麦麸,在现在这世道上,怎么可能不火?!帖子底下当然有一堆腐女(腐男)尖叫着各种YY啦,于是乎,该帖一直高高挂在论坛顶部。那么便有了接下来的故事。    某日,叶修大大心血来潮跑去荣耀论坛瞄了两眼,maya,不看不得了,一看吓一跳,这“日常玩不坏”的版块怎么人气这么高?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叶神一个没控制好自己鼠标,装作手滑的样子戳进了“日常玩不坏”,并顺理成章的戳进了最顶上的帖子。  ……  叶神瞄完了帖子,又斜眼瞟了瞟坐在他一旁的许博远,笑了,伸手揽过许博远,冲着他灿烂一笑:“媳妇儿。”  许博远当即炸毛了:“谁你媳妇?!咱俩谁上谁下还不一定嘞!”  “好老的梗了喂,今晚想要骑乘就直说呗,有什么好害羞的,反正这里也没人。”叶修满脸无所谓,正可谓:猥琐至极。  许博远没话说了,觉得自己当初眼光有问题,才会看上这么个无耻的家伙。转念想了想,不对啊,今天无缘无故来调戏我,肯定是另有目的啊。于是他正色道:“你又有什么事啊?”  叶修乐了,亲了口许博远说道:“我们也来试试吧。”  许博远一愣:“试什么?”  “你不是还有一盒pocky没吃完吗?快拿出来。”  许博远瞬间秒懂:“叶神也会无聊到去看那种没营养的帖子啊~”  叶修看着许博远,说:“没营养的帖子你也看过咯。快拿来吧。”  许博远磨磨唧唧地拿来了pocky递给叶修,“谁先来?”  “我先来吧。快,把你手机准备好,咱拍视频,到时候发给黄少天他们得瑟一下。”叶修说着打开了pocky的包装,抽出一根,结果脸瞬间绿了:“怎么是抹茶味的?!”  许博远在一边笑得灿烂:“忘了叶神不喜欢吃抹茶味的,不过我喜欢呐。”  叶修扶额:“算了,这次的帐哥先记着了。来吧!”  叶修忍住不喜欢的感觉,把pocky叼在嘴里。许博远满脸黑线地看着他——这货怎么咬这个也是抽烟那吊儿郎当的样子?  许博远微微吐槽了一下,打开手机,调成自拍录像,对着他俩。然后慢慢凑到了叶修面前。  叶修看着面前耳尖微红的人,顿时坏心思上来了,故意对着他慢慢吹了口气,然后满意地看着许博远满脸通红的、害羞地瞪了眼他的模样。  在许博远与pocky的距离只剩1厘米时,许博远把头一扭,苦了脸。  叶修表示不解。  “叶修!从今天起你不许再抽烟了!pocky那么浓的抹茶味都盖不住你身上的烟味!”  叶神摸摸鼻子,讪讪地笑了。  当日叶修的微博出现了这样的一句话:  被媳妇禁烟好!痛!苦!      —The end—
 2015-11-08

【喻黄】风云

  2  午休的时间就在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切磋中快要结束了。  临近上课前十分钟左右,黄少天终于不舍地抱着篮球,跟喻文州一起离开了篮球场。  “嘿,哥们,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校篮球队?”黄少天侧头看着喻文州笑得灿烂。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汗水顺着黄少天的发梢低落下来,被汗水浸湿是湿答答的刘海贴着他的额头,显出他饱满的额头——微微一笑:“校篮球队?你们还没招到人?”  “不是啦,有一个学长,今年高三了,不能继续为校效劳了,从暑假开始就一直空着这个位置。刚好,我觉得你挺合适的,就问问咯。”  “嗯,可以试试。”  “哎,那好,我问问魏老大的意见。对了,我跟你说,就今天早上那个魏琛,就我们老班,他是我们篮球队的队长!瞧,就我们学校最奇葩,队长竟然是老师……”黄少天絮絮叨叨的,都快把篮球队自成立以来的事情都说了个遍。  喻文州微笑着听着,不时附和两句,心里想着,少天真是个热情的好同学。  等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到教室时发现魏琛已经在班级门口了。  “嘿魏老大!”黄少天高兴地迎了上去,“你看,这是我找的新队员,文州很厉害啊,相当会布置战术。让他来我们队里应该很不错!”  魏琛嘴里叼着一根烟,转过脸看着喻文州,笑道:“不错啊小伙子,明天中午,篮球场见?”  喻文州点了点头:“嗯。”  第二天,篮球场。  “我输了。”魏琛看着喻文州,目光灼灼,“以后蓝雨的队长就是你了。”  黄少天闻言一愣:“魏老大,这……怎、怎么回事……?”  魏琛叹了口气,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话说了出来:“唉……少天……我要被调到兴欣了。”  黄少天呆住了,明明昨天还在吐槽他亲爱的魏老大呢,结果今天魏琛就要去兴欣了。  “那……魏老大,你什么时候走,我们给你送送行。”黄少天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魏琛笑:“用不着,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  “可是……”黄少天期期艾艾地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被魏琛的潇洒的背影给噎了下去。  “小子,人总是在不断的离别中成长,这一次的队友下一次就是敌人了。”魏琛如是说。    魏琛说,最近工作基本已经安排好了,再过几天就可以拍屁股走人了。黄少天千千万万个不舍,可惜事已成定局,再怎么耍赖还是不能够留下魏琛。  那天篮球场上魏琛的话一直回响在黄少天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更使得黄少天看喻文州的眼神多了那么几分意味深长。  喻文州。三个字简简单单,却如一座山般压在黄少天心头,令他喘不过气来。喻文州他没有错。黄少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强调着,无奈,徒劳。  黄少天开始疏远喻文州,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揪着喻文州的衣领冲他吼:“为什么?!”他更怕听到一个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还有一天魏琛就要走了,也就意味着从那以后,校篮球队的训练就要落到队长喻文州和副队长他黄少天头上了。该死的,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他还在逃避些什么呢?黄少天烦躁地挠了挠头。他一直以为,他是机会主义着,肯定会比一般人要冷静、不易冲动一些,但想想他最近烦躁又冲动的个性,原来还是一个普通人……  黄少天不由地苦笑,觉得这样还是不成办法,决定去找喻文州。  当黄少天来到篮球场的时候篮球场上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在练习投篮。  阳光照在喻文州的脸上,使他的面部轮廓变得模糊起来,汗水顺着他的发梢流下,在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痕迹。  喻文州打球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子优雅的气息,让看的人不禁沉醉其中——黄少天也不例外。  少顷,黄少天才反应过来他找喻文州的目的。磨磨蹭蹭地走上前,喊了声:“喻文州!”  喻文州“嗯”了一声,并没有看黄少天,只是跃起,投篮,三分球。他很平静,仿佛已经预料到了黄少天会来找他。任由球落在地上。  黄少天颇有些不自在地盯着球,说道:“队……队长。我,对不起,我……原谅我吧。”  真的很少有黄少天说这么少的话的时候。喻文州看着只比自己矮几公分的人,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站在自己面前、还满脸求原谅的表情,心中顿时恶趣味了。  喻文州慢慢凑近黄少天,在黄少天的耳边轻轻吐出几个字:“说清楚点,原谅你什么?”  黄少天感受到耳边灼热的呼吸,痒痒的,不禁缩了缩脖子:“就是……哎队长你知道的!”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急得红了脸,不禁觉得可爱,轻轻抱了抱黄少天道:“不管少天怎么样,我都不会怪少天的。”  黄少天听着这似安慰似承诺的话,最终伸出手轻轻环住了喻文州。    第二天魏琛就离开了,悄无声息。魏琛没有要黄少天他们给他送行。黄少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无表情。喻文州没有试图跟黄少天交流,只是到饭点的时候去食堂帮黄少天买了份饭回来。  黄少天安静了一天,最终晚自习的时候憋不住了,写了张纸条,揉成团扔给喻文州。  喻文州打开纸条一看,字迹潦草,绝对是黄少天的。纸条上写着:要不咱翘了晚自习去打篮球吧。  喻文州:“……”  喻文州拿起笔写:这么黑的天,你在操场上能看得见球?  黄少天看了喻文州的纸条,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朝喻文州的方向竖了个大拇指,意思是:文州你真厉害,这都让你给想到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脸不明觉厉。  黄少天提笔又写:再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要联校举行篮球赛了,要抓紧时间训练了,我可不想蓝雨是倒数。  喻文州看了纸条,神情复杂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的那些小九九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          TBC  总感觉明明是欢脱向,硬生生被我写成了啥玩意啊(哭  辣个少天和文州,辣种感觉是ooc没错了是吧?!  考试完了就想撸喻黄的文安抚我的心……最近刚好月考了……(抹眼泪 考得像鬼一样……  听说拜喻黄能转运,我屁颠屁颠地就来了……希望再也不会有“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破运气了吧……(暴漫脸  你们快祝福我!!!
 2015-10-24

【喻黄】风云

   1   9月1号就是一年一度的开学日,尽管黄少天千万个不乐意,还是不得不背上书包,卷着铺盖,收拾收拾住校了。   黄少天到班上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都在抱着暑假作业抄,顺便叫苦连天地咒骂着老师。   喻文州也就是这时候来到的。   老班鬼魅一般地出现在班级门口,嘴里叼着一根烟,半倚着门,似笑非笑地瞄着教室里奋笔疾书的众人,然后吐了口烟,说:“黄少天,你的作业重写一份给我。”   全班都静了下来,每个人,除了黄少天,都双眼含泪地望着黄少天以示同情。   “靠靠靠靠靠,魏老大,这不公平!明明抄作业的人不止我一个,凭什么就让我一个人重写啊?!”黄少天愤愤不平地喊道。   “那你问问他们愿不愿意重写?”魏琛叼着烟,满脸猥琐。   大家冲着黄少天眨了眨眼,默默在心里说了句“黄少,对不住了。”然后为黄少天点了只蜡烛,最后齐齐喊道:“不乐意!”   黄少天表示心累。   “再说了,你手速快,我知道的。好了,”魏琛熄了烟,走上讲台,拍了拍手,道,“介绍一位新同学。来,自我介绍一下。”   黄少天这才发现魏琛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看来是转学生。不得不说,这个转学生但是长得一副好模样。蓝白校服穿在身上显得挺有活力的,干干净净,让人觉得清爽,黑发黑眸,脸上还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整个人透着一股子优雅的气息。   讲台上的人说,他叫喻文州,从C市转过来的,请大家多多关照。声音里带着温柔的笑意,这磁性的嗓音把黄少天确确实实地吸引住了。   黄少天心里犯嘀咕:难怪感觉这么优雅,原来是从大城市过来的噢。不过他这声音也太好听了一点吧,这太不公平了,我的声音怎么就怎么听怎么显得我真实年龄比实际年龄小些呢?要不要下次试着把声线压低一点呢?……      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到了上午第四节课,黄少天在课堂最后十秒钟开始倒数,在下课铃打响之际以光速冲出教室,去食堂排队打饭。   ……结果还是排了十分钟的队。   黄少天心满意足地抱着饭盒,看着里面的红烧排骨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寻了个树荫坐下,黄少天就眼尖地看见了在食堂找不到位置的喻文州,于是大声高呼:“喻——文——州——!”顺便冲喻文州挥了挥手,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神,又说,“我是你同学,黄少天!”   喻文州了然地笑了笑,朝他这边走过来。黄少天又自我介绍了一遍:“我叫黄少天,名字就是那个烂大街的‘黄少天’,真的,你不要笑,我名字笔画加起来才十九画,不是烂大街是什么?”   喻文州笑,觉得面前这个少年真是可爱得要紧,于是说:“其实还好,挺好听的一名字。”   黄少天一听,倍感受用,登时眉开眼笑,把自己的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   黄少天是话唠,跟他聊天自然不怕冷场,中午饭的时间,两个人说说笑笑也就过去了。   吃完饭,黄少天将饭盒将旁边一放,拉着喻文州来到篮球场上。   “来来来,PK一下,看你个子挺高的,应该会打篮球吧?”黄少天抹了把脸,将一边练习投三分的卢瀚文的球抢了过来。   “会一点。”喻文州装作没有看见黄少天抢人篮球的样子。   “嗯,那就好,我们来切磋一下~瀚文,你帮我把那边的两个饭盒带回我教室去。”   “哎,黄少,你不能仗着你是我学长就随便指挥我啊!”   “所以你还想不想进篮球队了?”黄少天一脸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的样子。   卢瀚文:“QAQ”黄少就造欺负我……   黄少天没管卢瀚文,将球扔给喻文州,说道:“这是高一的学弟,想要进校篮球队,熊孩子咯。”   “你是校篮球队的?”喻文州并不怎么惊讶,看得出,黄少天挺爱篮球的。   “是啊,我跟你说,过不了几个星期我们学校篮球队就要跟邻校打一场了,我还得抓紧时间找找队员,前几天有一个脚崴了,连个替补都没有……”    TBC 哎哎大家月饼节快乐~ 特地写了篇文来庆祝月饼节2333(我才不会说只是我想撸篇文而已hhhhh) 第一次写喻黄真的好羞耻///一直不敢写同人,就怕ooc(虽然感觉还是ooc了,,)好吧,其实不知道这坑要多久才能填完……(捂脸) 嘛~连着倒霉了一个星期,真是,我的RP到底都被什么给败光了!!!撸篇文让少天安慰一下跟我节操一样碎的小心脏吧TAT
 2015-09-27
 2015-08-09
 2015-07-18
 2015-07-16
©Copyright 某颜狗|Powered by LOFTER